創業專欄
看內地共享單車初創的失敗 為香港借鏡
2017-08-18 14:53:46

 

香港近來都在推展共享單車,有不少的品牌都推出單車及共享計劃,希望在這一塊新餅上分一杯羹。但在這地少人多、單車徑又不算多、馬路上車更多的彈丸之地,可以容得下多少「共享單車」呢?人人說北上多商機,我們就看看內地的共享單車是怎樣的一個生態

 

2017  87日,內地大公司永安行正式申購了——定價每股 26.85 元(人民幣,同下),預計發行 2400 萬股。如果按計劃成功發行,那麽總價就是 6.4 億元。熾熱了一年多的共享單車終於在 A 股市場立足了嗎?但對這一行稍微了解的人都知道,永安行的業務主體是公共自行車,即在內地不怎麼受歡迎的那種。共享單車在永安行的物業收入比重,2016 年的數據是 0.05%

 

另一邊,在南京市場上掙紮了近 8 個月後,町町單車的營運部已人去樓空。如果此前悟空單車和 3Vbike 的倒閉還未能令大家真正憂慮,那僅僅營運了一個半月的共享單車企業町町單車也倒閉,則絕對可以說為一場不能扭轉的悲劇展開序幕。

 

2016  12 月,摩拜和 ofo 雙方合計已經融資超過 2 億美元,資本為紅、橙兩色的單車開托了新天地。這個月裏,有兩個人也決心投入共享單車創業潮。一個是重慶人雷厚義;另一個,是南京的丁偉。當月 18 日,町町單車於南京開業;緊隨其後,次月 7 日,悟空單車在重慶正式營運。

 

 

儘管共享單車這個行業誕生時間並不長,但相對於分別已經有一、兩年營運時間的摩拜、ofo,悟空單車和町町單車進入行業已經遠遠算不上是個好時機。人們對共享單車的熱情已開始在回落,時間意味著一切,對於悟空單車和町町單車來說,晚出生,已經天然地把他們置於不利的境地。但對生意人來說,機會稍縱即逝,緊迫的時間由不得他們思考太多,先開始了再說。

 

悟空單車首批在重慶有 200 輛單車投入服務;町町單車未透露首批數量,但當時揚言到 2017 年年中在南京會有 10 萬輛(實際只達到 1 萬輛)。

 

而雷厚義與丁偉還算不上最後知後覺去「創共享單車業務」的人。去到今年 2  26 日,3Vbike 才正式投入服務。創始人巫盛華自費制作了 1000 輛單車,在河北保定、廊坊、秦皇島和福建莆田營運。

 

 

此時的一線城市早已被摩拜和 ofo 淹沒,海外城市成了兩者的新目標。中國互聯網卻只容得下前兩名的鐵律在前,使得共享單車像極了一個實力極度不均衡的賭局,場中已經有了地位接近於莊家的摩拜、ofo。但二線玩家小藍、小鳴、優拜等品牌成功融資是另一支打進共享單車創業者們體內的雞血。瘋狂湧入的資本,讓再渺茫的創業機會,看上去也擁有一片光明的前景。

 

後來者們當然義無反顧地入局。

 

儘管悟空單車們並未成功,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在商業策略上的思考為零。至少,在對摩拜和 ofo 實力的認識上,當時的他們比局外人更加清楚。悟空單車、3Vbike、町町單車,沒有一家選擇在一線城市開始——以他們的投放量,結業,是一個意料之內。

 

悟空單車、町町單車分別在重慶、南京投放的時候,摩拜與 ofo 的疆域還沒有拓展到當地,而 3Vbike 選擇的三、四、五線城市,在兩位頭部玩家的戰略優先級排名上,顯然更低。如何避其鋒芒,是後來者們的第一課。

 

除此之外,為了站穩腳跟,他們在資本、投放、盈利模式上采取了各自的戰略。

 

做金融出身的雷厚義為了給悟空單車籌集資金,采取了近乎於眾籌的合夥人制度;考慮到重慶令騎行者膽戰心驚的地形,悟空單車只在地勢平坦的大學城投放。無獨有偶,町町單車一開始投放時,也只瞄準了南京的大學——校園場景更加可控。而 3Vbike 一開始就在單車上設置了廣告位——雖然直到倒閉那一刻,他們仍沒有接到廣告。

這些玩家希望避開與摩拜、ofo 的正面競爭而分得一杯羹。這意味著,市場的主動權不在他們手中,一旦和兩者正面撞上,其結局幾乎是註定的。

 

而在悟空單車們的事業顯現出危機之前,甚至是項目開始之前,投資者的態度其實已經給出了無聲的預警。

 

3Vbike的創始人巫盛華投出了一百余份BP(商業計劃書),但沒有一家投資機構表露了意願,只能自行出資六七十萬;悟空單車創始人雷厚義的合夥人計劃,預計融資數千萬,最終只收獲了幾十萬資金。

 

這些後來的共享單車創業者們或許沒有意識到,摩拜與ofo在車輛本尊降臨他們所處的城市之前,就已經開始壓迫他們事業的生存空間——他們吸納著頂級投資機構的高額資本,用不斷暴漲的單車規模和用戶規模,摧毀著資本市場對這條賽道上其他玩家的信心。

 

而錢只是其中一個方面。當雷厚義找到供應鏈廠商,試圖擴大車輛規模以迎擊來犯之敵,卻發現生產商已對自己這樣的小玩家不感冒時,除了罵娘,什麽也不能做。如果早些知道國內最大的自行車廠之一鳳凰,面對摩拜與ofo的勢頭放棄了自己的共享單車計劃,他可能會改變入局的想法,但為時已晚。摩拜剛剛與富士康談妥戰略投資,500萬輛單車年產能到手;ofo創紀錄的4.5億美元融資正在路上。

 

看上去悟空單車、3Vbike、町町單車是摩拜、ofo野蠻生長的犧牲品,但事實並非如此。要挑戰互聯網強者愈強,弱者愈弱的馬太效應,只能靠在某一點上比強者做得更出色,或是走入一條他們沒有涉足過的差異化競爭道路。

 

遺憾的是,他們只是摩拜與ofo的模仿者,試圖將兩者的模式在某地覆刻一遍。更致命的是,他們還是兩者的低配版——論運營,他們不如ofo;論技術,他們不如摩拜。指望靠先行圈地占領市場的計劃,最後反倒是為兩者培養了第一批用戶。

 

只有悟空單車成功地依靠重慶的地形阻擊了ofo——後者至今沒有在重慶進行大規模投放單車的計劃。當然,代價是悟空單車成為第一家倒閉的共享單車,這波風潮的風力輸給了地心引力。

 

不到兩個月,已經有三家公司在共享單車賽道上折戟。追逐風口的一大不確定性在於,你很難預料風何時會停,風向何時會變。

 

 

規模大如摩拜、ofo,也缺乏安全感,而在單車投放、公關、出海各個方面緊緊纏鬥——一旦松懈了腳步,等待他們的很可能就是被對方吞並的命運。新出台的國家共享單車管理辦法,則是一柄高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——默許發展的政策紅利期正在成為過去時。就在今天,北京城管開始清退地鐵站附近嚴重占道的共享單車。此前在北京龍澤地鐵站,三車道的道路被共享單車們逼成了單車道。

 

管理辦法還點明了要發展固定停車區和電子圍欄技術,要把用戶的押金進行專項管理。摩拜與ofo算是大而不能倒——他們有足夠的資金和技術儲備去緩沖政策的變化。

 

而小玩家們,一來尚無盈利能力,二來沒有了將不受管制的用戶押金作為流動資金的機會,三來資本對他們的整體熱情正在消退,他們的前景遠不如期許那樣風光。一批新的犧牲者會在近期出現幾乎是必然。其中離場姿態較體面者,或許會被收購。再次一點,規模更小的,或許會選擇退還押金,終止服務。而町町單車展現的,則是最不願讓人看見的局面:資金鏈斷裂-退還押金困難-公司跑路。

 

 

目前,主要在南方地區進行運營的小鳴單車正在遭受這種質疑——多個信源向車東西表示,小鳴單車退押金困難,有超過一個月仍無法退款的情況。打開小鳴單車的百度貼吧網頁,滿屏皆是要求退款的帖子。

作者:
按此了解更多: 合伙時代